2016-05-16

貝瑞佐夫斯基2016鋼琴獨奏會




這次熊叔來台灣,像上次一樣又是協奏曲跟獨奏會均有,
最特別的是,他帶來了自己的招牌曲目,李斯特超技練習曲全集。
即使我並非超技曲目愛好者,但是由於百聞不如一見的渴望,
還是趁過年就早早買好了票。

前幾個星期才聽說,熊叔臨時取消了新西伯利亞音樂節的兩場閉幕音樂會演出,
害主辦人Vadim Repin十萬火急找了列夫席茲去救火。
題外話是因為列夫席茲救得太漂亮,結果Repin又想邀他今年十月去莫斯科演奏,
但是列夫席茲為了已經講定的,十月在台灣的兩場音樂會,
他他他就把Repin的邀約推掉了。

連帶的,我也是這幾天得知,本來熊叔來台灣前還有在日本跟韓國的巡演,
也通通都取消了,意思是說,他這次來,是專程從莫斯科跑一趟台灣,
彈完就馬上坐十幾小時飛機回家呢。

且不論到底是什麼要緊的事情(誰知道,小的小,老的老,很難說),
原來對熊叔跟列夫席茲來說,台灣觀眾竟有這麼的重要,
重要到不願意取消約定專程來一趟,或是推辭掉其他更大(?)的演出。
各位台灣愛樂者們,要好好愛惜這兩位跟台灣如此有緣的音樂家啊啊啊.....



這次音樂會在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我覺得這個場地殘響略長,坐得遠一點,
可能會覺得聲音有點黏或是轟,
我的位置在一樓八排,非常前面,而且偏左,視角非常好,
可以看到熊叔彈琴的手。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熊叔現場,但是每次看每次都覺得驚奇。
尤其這麼一套如此血尿的曲目,他的肢體協調度、放鬆柔軟的感覺真是上上乘,
光是手大還不足以這樣駕馭(我不會說「輕鬆駕馭」因為看得出來鋼琴家也是火力全開)
以及對聲音的細緻處理,彈得就跟CD一樣精彩,沒有因為他年紀越來越大而有衰退感。
能具備全部加起來的條件,只能說,這就是祖師爺賞飯吃
我忍不住想到有時候會看到一些熱血業餘大學生在網路上提問:
我現在程度OOXX,要怎樣練才能征服馬采巴?
我內心誠實的OS是:你要「征服」到熊叔這個境界,也許重新投胎比較快......

熊叔彈完這一套應該已經輸出90%了
但面對聽眾盛情難卻,還是彈了三首安可:
葛利格抒情小品「蝴蝶」「侏儒進行曲」「托德豪根的結婚日」。
音樂會在八點半左右結束。真是心滿意足的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