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5

[摘譯] Rencontre avec Lucas Debargue, phénomène pianistique 遇見話題鋼琴家Lucas Debargue

原刊登於個人臉書,標題【俄國婆媽姊妹們,我懂】

原文來源:http://www.francemusique.fr/actu-musicale/rencontre-avec-lucas-debargue-phenomene-pianistique-103027

以下僅為摘譯

------

雖然說轉這篇訪問顯然有違法國魯「不要研究我」的意願.....



1.
自述9歲或10歲的時候,第一次聽到莫札特21號鋼琴協奏曲的慢板樂章。難以形容當時的感受,彷彿自己已經活了200甚至1000歲之久,但又像是剛剛出生。那時他恍惚感覺自己碰觸到何謂永恆,見到萬物的核心,那裡面有愛、有天堂、巨大的悲傷、強烈的憂愁。接著自嘲說,對父母來說,有這樣一個完全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兒子,一定很棘手吧。感謝他們給了他很多自由。

2.
觀眾來音樂會,對他個人感到好奇:他表示,他希望不要把自己放到音樂之前,不要對他的個人性格或舞台魅力感興趣,他唯一希望能傳達的只有音樂。所以對於那些希望知道他「如何做到」「為何做到」的人,抱歉要讓他們失望了。當他演奏時,腦子裡在想什麼?什麼都沒想,就讓它發生,他是如此相信「詮釋」這樣誕生的:讓它發生,但不要被動。一旦過於主動的去控制它,音樂就消失了。

有個哲學教授曾在課堂上引用亞里斯多德的話問他:「讓一個東西掉到地上摔破,或伸手接住它--哪一個比較暴力?」我們都傾向接住好避免破裂的聲響與混亂,但是重力是自然的,掉落是自然的,而暴力是與自然對立的干預。

也就是說,你努力練習,每個音符、每個休止符都瞭然於心、也進入你的身體以後,當你上了台,你就往下跳,沒有降落傘、什麼都沒有,接著開始禱告音樂會把你帶向該去的地方。

3.
對於音樂的未來並不覺得悲觀:有人認為音樂像是珠寶,放在盒子裡展示,或者鎖起來,因為可能會被偷(他說的是版權之類的問題吧我猜)。但他不這麼認為。真正的音樂是內在的,可以展示,但無法竊取,像輕煙一樣,在瞬間現示何謂無限的自由。還有太多可以探索可以發現,就像量子物理學(?!)....誰能解釋林布蘭畫上的那道光?同樣的,誰能解釋照在音樂上的那道光?為什麼音樂能讓人瞬間自由?這是偉大的奧秘,他希望聽眾能感受這奧秘,而不是花力氣去瞭解他這個人。

4.
對職業生涯的計畫:雖然收到一大堆名片,也有不錯的演出機會,但還沒有跟任何經紀人簽約。現在只想找個僻靜的地方好好冷靜下來練琴學習,慢慢小心的拓展曲目,然後要很警覺不能罹患大頭症。新一套曲目會包括史卡拉第、蕭邦第四號敘事曲、李斯特魔鬼圓舞曲、以及史克里亞賓第四號奏鳴曲。(按:9/18重返莫斯科柴院大廳獨奏會,他已經啟用這套曲目

5.
跟老師Rena的關係:不懂為什麼大家都不認識有這麼一個厲害的老師,非常活潑熱情。他非常愛她,而她對他傾囊相授,為他上緊發條,任何一個漫不經心的音符都逃不過她的耳朵,時時刻刻引導他,因為他總有容易分心的毛病。師生在一起也常常聊音樂,為了貝多芬作品裡的一個漸強應該如何處理,兩人可以忙上個把月。老師是他生活中少數最親近的人,此外只有朋友一位,還有媽媽。在之前的遇到的老師也都對他很好,給他很大的幫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