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5

[摘譯] Rencontre avec Lucas Debargue, phénomène pianistique 遇見話題鋼琴家Lucas Debargue

原刊登於個人臉書,標題【俄國婆媽姊妹們,我懂】

原文來源:http://www.francemusique.fr/actu-musicale/rencontre-avec-lucas-debargue-phenomene-pianistique-103027

以下僅為摘譯

------

雖然說轉這篇訪問顯然有違法國魯「不要研究我」的意願.....



1.
自述9歲或10歲的時候,第一次聽到莫札特21號鋼琴協奏曲的慢板樂章。難以形容當時的感受,彷彿自己已經活了200甚至1000歲之久,但又像是剛剛出生。那時他恍惚感覺自己碰觸到何謂永恆,見到萬物的核心,那裡面有愛、有天堂、巨大的悲傷、強烈的憂愁。接著自嘲說,對父母來說,有這樣一個完全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兒子,一定很棘手吧。感謝他們給了他很多自由。

2.
觀眾來音樂會,對他個人感到好奇:他表示,他希望不要把自己放到音樂之前,不要對他的個人性格或舞台魅力感興趣,他唯一希望能傳達的只有音樂。所以對於那些希望知道他「如何做到」「為何做到」的人,抱歉要讓他們失望了。當他演奏時,腦子裡在想什麼?什麼都沒想,就讓它發生,他是如此相信「詮釋」這樣誕生的:讓它發生,但不要被動。一旦過於主動的去控制它,音樂就消失了。

有個哲學教授曾在課堂上引用亞里斯多德的話問他:「讓一個東西掉到地上摔破,或伸手接住它--哪一個比較暴力?」我們都傾向接住好避免破裂的聲響與混亂,但是重力是自然的,掉落是自然的,而暴力是與自然對立的干預。

也就是說,你努力練習,每個音符、每個休止符都瞭然於心、也進入你的身體以後,當你上了台,你就往下跳,沒有降落傘、什麼都沒有,接著開始禱告音樂會把你帶向該去的地方。

3.
對於音樂的未來並不覺得悲觀:有人認為音樂像是珠寶,放在盒子裡展示,或者鎖起來,因為可能會被偷(他說的是版權之類的問題吧我猜)。但他不這麼認為。真正的音樂是內在的,可以展示,但無法竊取,像輕煙一樣,在瞬間現示何謂無限的自由。還有太多可以探索可以發現,就像量子物理學(?!)....誰能解釋林布蘭畫上的那道光?同樣的,誰能解釋照在音樂上的那道光?為什麼音樂能讓人瞬間自由?這是偉大的奧秘,他希望聽眾能感受這奧秘,而不是花力氣去瞭解他這個人。

4.
對職業生涯的計畫:雖然收到一大堆名片,也有不錯的演出機會,但還沒有跟任何經紀人簽約。現在只想找個僻靜的地方好好冷靜下來練琴學習,慢慢小心的拓展曲目,然後要很警覺不能罹患大頭症。新一套曲目會包括史卡拉第、蕭邦第四號敘事曲、李斯特魔鬼圓舞曲、以及史克里亞賓第四號奏鳴曲。(按:9/18重返莫斯科柴院大廳獨奏會,他已經啟用這套曲目

5.
跟老師Rena的關係:不懂為什麼大家都不認識有這麼一個厲害的老師,非常活潑熱情。他非常愛她,而她對他傾囊相授,為他上緊發條,任何一個漫不經心的音符都逃不過她的耳朵,時時刻刻引導他,因為他總有容易分心的毛病。師生在一起也常常聊音樂,為了貝多芬作品裡的一個漸強應該如何處理,兩人可以忙上個把月。老師是他生活中少數最親近的人,此外只有朋友一位,還有媽媽。在之前的遇到的老師也都對他很好,給他很大的幫助。





2015-08-13

作業文:三聲部創意曲與其他



轉眼間2015過去一半多
這個部落格居然荒廢大半年(遮臉)
那就來點作業文灌個水好了....

年初結束了十五首二聲部創意曲的功課
感覺自己繞了真久(這遠路還都不是我自己繞的)
不過我可以分享一下我個人認為的難度順序:
相對比較簡單的一組:
1, 4, 8, 6, 10, 7
說是相對簡單不過我覺得還是有值得講究的東西
我個人覺得:
1雖然是入門第一曲 但是如果只是彈完了事 不多看他兩眼很可惜
因為巴哈用這首開宗明義告訴你作曲的奧義:正著來、反著來、倒著來
小小一個動機發展30幾個小節 首尾連貫又勻稱 又好聽 而且又能彈 實在太強
10的Gigue節奏是個好問題
6和7的aria歌唱感和旋律裝飾變化也需要消化理解

相當有挑戰性的:
2, 3, 5, 11, 14, 13
特別是2的嚴格卡農,11的對位寫作,都非常的美
彈這一組會讓人讚嘆巴哈對形式的細節掌握
對我來講13一直都練不好,位置變換很惱人,可是大家都說他簡單我理解不能
可能我當時程度太差

真的有點難:
9: f小調複對位,臨時記號很多,轉調很頻繁,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小節為單位不知所云的碎塊
12: A大調這首選這裡是因為加頭帶尾的長震音不好欺負,分解和弦要練得很流暢,但以音群組合的難度來說不如上面這首
15: b小調,超神秘,音符很大顆可是左右手的線條很難同時顧好,大腦會異常忙碌

----以上是舊作業的分隔線-----


結束二聲部創意曲就直接進入三聲部
簡而言之就是要怎樣長出第三隻手 並且時時刻刻感受到第三隻手的存在
進而創造三條線的立體空間
彈到這邊就會開始強烈感受到多聲部對手的「運動效果」
因為會面對:

1. 不著痕跡地換指。
換指不只是為了要去接另一個聲部所以得把手指喬出幾根可用的
而且為了聲部的線條連貫,不放棄任何一個聲部的線條
必須要時時刻刻準備換指
這時候得對鋼琴的性能有點初步掌握
怎樣在不擾動鍵盤action的狀況下省力而快速的完成

2. 從小指上面翻過去。
這個對初學者來講可能會挨揍的動作
其實習慣就好了,但是翻得不順是聽得出來的,科科
不只是4翻5,還有3翻5
小指必須能在任何壓力和角度下都妥妥的站或躺在琴鍵上完成使命

3. 在鍵盤上滑。
當你只有一根大拇指可用但又要到第三個音才能接給食指時
大拇指只好用滑的
黑鍵到白鍵當然很容易 白鍵到白鍵就....

4. 拉筋。
練三聲部真的很像練瑜珈
既要伸展,又要穩定
難怪許多大鋼琴家每天開琴第一彈就從巴哈開始
一首賦格彈完 肌肉跟大腦都醒了

5. 承上,對大腦的考驗
這個可以分成兩部分 一部分是聽 一部分是動作的協調性
聽的動作不是給聽眾完成 是執行者自己要時刻注意的
不然譜上同時堆三個音 那有什麼了不起 不過就是個和弦
但為什麼巴哈的三個音 瞬間功能上確實是構成了和弦
實際上要聽到的是三條線的瞬間交會 層次必須不同
即使是最後的和弦 那也是「每條線的最後一個音」停留的地方
自己沒有聽到 就不可能讓其他的人也聽到 三聲部也就失敗了
第二部分協調性 是練習的時候要非常確定動作執行的順序
感覺好像回到初學前期確實意識每一根手指如何移動的時代

總而言之 面對多聲部的考驗 好像又往前進了一步
希望我能把這十五首也吃下去....

最後來聽一下來自旅美伊朗的大鍵琴家Mahan Esfahani
解說並示範巴哈三聲部創意曲第二首(是個年輕的帥哥)
個人認為這首非常美 這也是我目前正在練習的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