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6

近期音樂會感想(一)

最近聽了幾場令人激賞的演出
加上本格很久沒有像樣的文章了
所以來摘要報導一下

貝瑞佐夫斯基獨奏會

上次熊叔來台北的時候是演協奏曲
這次是獨奏會 曲目大都是他「知名」的李斯特和拉赫曼尼諾夫
但是呢 這次的音樂會 頗有些意外之舉
不是彈得不好
(雖然開場的李斯特改編巴哈令人昏昏欲睡...)
老實說我還真怕近日經常傳出鋼琴大走音的國家音樂廳
會經不起他的熊掌摧殘
結果 他居然在李斯特的芭樂曲目中 挑戰極限XD
這不是極限的大 而是極限的小
熊叔用熊掌捏繡花針 頗為認真的雕琢起他的弱音
雖然這弱音的華彩度比不上那些音色名家
但是還是蠻讓人驚奇的
中場我聽到一堆聽眾似乎略感失望地表示:他為什麼李斯特要彈那麼小聲?

下半場拉赫第二號奏鳴曲
大概是因為虎虎生風 所以在台灣被音樂班彈成了名曲XD
果然很適合他 不過他也沒有摧毀鋼琴 很安全地抵達終點

好了 正餐吃完了 接著熊叔像是等著吃甜點的小孩一樣
迫不及待的向聽眾說 我現在要彈德布西
然後歡喜地彈將起來 一次放送五首
就像同時吃冰淇淋跟布朗尼一樣開心
彈得很直率 雖然沒有那些法國名家出神入化的音色效果
但是也不會矯揉做作 頗值一聽
所以 熊叔你就承認吧 其實你今天根本就是想彈德布西齁 科科

Jarrousky與威尼斯巴洛克室內樂團

這場音樂會告訴我們
什麼叫做古典音樂的Rock Star
只要有俊美又不可思議的聲音 加上窮凶極惡的花腔
現在我相信電影絕代豔姬(Farinelli-il castrato)裡面
動不動聽到缺氧昏倒 聽到耳朵高潮又懷孕的場景不是假的了
我看相關媒體報導 巴洛克假聲男高音的唱片 在台灣一年賣不到一百片
這一場冷門樂種的音樂會居然一夜之間創下了三年份的銷售量
而且國家音樂廳大廳還爆滿 更別提每首之間觀眾簡直鼓掌到要暴動
就差觀眾席沒有朝台上噴灑玫瑰花雨
竊以為不能扔花以示愛慕實在跟巴洛克歌劇精神背道而馳 太不文明了XDDD
要是有的話 更帶勁兒


我還蠻激動的 因為高中第一次在廣播聽到假聲男高音至今
我從沒想過可以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聽到現場的、世界一流的假聲男高音演唱
實在有種做夢似的不真實感

因為是跟我先生一起來 他不喜歡排隊討簽名 所以我們聽完就走了
後來聽說樂團的人一早就溜了
留下Jarrousky一個人跟討簽名的觀眾奮戰
居然簽到十一點!幸好簽名跟聲帶健康沒什麼關係.....

Daniel Müller-Schott大提琴獨奏會

這場正逢世界杯鏖戰方酣
熱愛足球又是國家隊隊長老朋友的這位德國大提琴家
一到台灣就開始煩惱要怎樣兼顧時差、練琴、看球賽XD
但我覺得應該沒差啊 他只要維持歐洲作息就好了

這場完全無伴奏 兩首巴哈無伴奏 加一首布列頓的無伴奏
第一首d小調第二號組曲不知怎麼的有點怪怪
後來才知他好像忘譜了 所以就趕緊結束
上半場後半是布列頓 這個就精彩多了
充分開發大提琴的各種可能性
又有古老素材 又有嶄新的音響
後來我還真是聽得呼吸困難 就像絕代豔姬(又是這部片)裡的韓德爾一樣
在座位上扭動 實在很棒
下半場的巴哈狀況便好多了 大開大闔
很是瀟灑
結束後我看前後左右的少女到歐巴桑個個殺氣騰騰的往外衝準備去排簽名
我就失去戰意沒敢去
後來聽說那天簽名的人龍動得特別慢
因為每個人都要跟他合照 在他身邊流連忘返一番
只能說人帥固然好 人帥大提琴又拉得超級好 這才是真正的極品


Cyprien Katsaris鋼琴獨奏會

此君去年的心肌梗塞驚魂記大家應該都還有印象
今年終於完成了他的二度來台首度演出
開場因為逢中秋節 所以他預告要用一首跟月亮有關的音樂素材進行即興
主辦單位還拜託先聽到的台中觀眾保密
結果 需要保密就不能叫即興啊
卡薩里斯大師一口氣即興了有沒有十分鐘以上
被他拉來當素材的東西五花八門 沒有一個是跟台中場重複的
只有最後用同樣的望春風素材作結(因為裡面有「月娘笑阮憨大呆 被風騙不知」XDDDD

我沒有在任何現場聽過這種類型的演出 這場真的是震撼教育
它揭示了一種不同於現今通行的表演形態和音樂思維
可能更接近李斯特那個時代演奏者的表演風格 
以及和聽眾之間比現代更緊密的互動關係
當今樂壇能保有這種傳統跟氣質的 應該已經極少了


接著是葛利格十二首抒情小品
卡大師一氣呵成 而且你會覺得他的選曲和排列完全是有意義的
他借這十二首說了一個豐富精彩的故事
這十二首裡有不少是我上課彈過的 所以聽到時特別有感覺
甚至有一種 啊 原來也可以這樣!的讚嘆
雖然他的速度從頭到尾都偏快 但細節一點都不打折

接著是蕭邦 這應該是本場音樂會裡面最值得一提的
要說是「個人化」的蕭邦也好 但這個強烈的「個人化」裡面
反而提煉出最純粹的蕭邦之美 非常神奇
他並沒有增減音符 (葛利格也沒有) 只是在處理上有很多新奇的創見
但這裡面有種油然而出的美 毫無斧鑿 極其自然 無法形容
聽了會覺得 對啊 這種氣質 就是蕭邦
總之我覺得跟卡大師一比
尋常人士要獲得有如天啟的完美演奏
就像是要拍打揉捏甩個半天才能擠出一小坨的番茄醬
卡大師根本就是直通上帝的水龍頭
自來的 一開就有 多得好像不要錢

下半場就是不瘋魔不成活的神經病曲目:單人版皇帝鋼琴協奏曲
聽完後你會困惑 他為什麼能有這麼瘋狂的熱情去實現這種東西
而且許多側記都說 卡大師每天大概除了吃睡上廁所在搭車搭飛機以外
所有可能的時間他都拿來練琴了
這樣的人 如此這般的付出一輩子給音樂
平凡如我 只能讚嘆、崇敬 並且希望他身體健康
這樣他那直通上帝的音樂水龍頭可以多開幾年

又:會後我把我的那本葛利格抒情小品給卡大師簽名加持了
他說:你在彈這個啊?噢這本超美的彈了會很幸福!
果然被大師加持過 那周練琴特別有勁(自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