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7

拉赫曼尼諾夫的前奏曲們

昨天因為朋友轉讓一張票
所以聽了陳毓襄的全場拉赫前奏曲音樂會

前奏曲說起來好像都是小菜
也有好幾首是非常受歡迎的返場安可曲
但如果你以為這場音樂會只是一碟小菜 那就錯了
拉赫厲害之處在於 他是個很能「小題大做」的人(非貶義)
短短的曲子裡面把小小的素材做最大可能的變化與發展
又濃又厚 這不是小菜 每一盤都是主菜

所以一場聽下來就是吃了二十四盤大菜
整個就是飽到喉嚨
陳毓襄真是有夠猛 控制力極強
聽完的感覺差可比擬熊叔彈完整場超技練習曲那種驚人的耐力
(陳毓襄也是可以單場超技全套的神人等級 還是眼見為憑 太強了)

幸好沒有安可
我就這麼撐著回家了

本格照例要貼點音樂
就來貼幾首受歡迎的:

Op.23 No.4 D大調
這首簡直是天堂來的撫慰
也是我個人的愛曲
(有時忍不住無厘頭的想
所謂死前一定要聽才能含笑而逝的這種愛曲 越來越多以後
可能必須斷氣斷很久才能把這些愛曲聽完)
而且聽這錄音有一種電波超正確的顫慄
想到世界上還有其他角落的人
因為聽了這個錄音而覺得灰暗的人生得到慰藉與救贖
就會特別平靜



Op. 23 No.5 g小調
節奏很勇壯像是波蘭舞曲
超多人愛彈的熱鬧芭樂歌 輝煌 澎湃 燦爛 一聽就難忘
是說我忍不住要想 影片裡台上那些觀眾
聽了這個演出 是要怎麼回家繼續過柴米油鹽的日子哇?



Op. 32 No.12 升g小調
這是李希特職業生涯排行榜第一名的曲子
一生公開演奏過三百多次
不過我要貼的是霍老妖的演奏



Op. 32 No. 4 e小調
這首在現場非常吸引我的是拍號和節奏的伸縮
還有拉赫作品裡面常常重複出現的一種聲響音效
(那就是鐘聲?)
來聽涅伯辛(Eldar Nebolsin)的演奏





Op.32 No.5 G大調
船歌式的音樂 但是奧妙的是拉赫用了五連音
大不同一般六拍子的節奏
正是波光瀲灩晴方好 夏風搖曳送涼來 XDDDD
還是涅伯辛的演奏



-------------
聽後離題小記:

我一直有一個微妙的疑惑
就是 假如不是因為這個音樂家是台灣人
也不是因為這人是我的舊識
更不是因為這人是我的小孩或是親戚(或是親戚的小孩、朋友的小孩之類)
那我們為什麼要進音樂廳去聽一個「台灣」音樂家演奏?

我們走進音樂廳
真的只是因為確信此人可以帶來一個美麗低迴的夜晚
可以給靈魂帶來奧妙的啟發
可以讓我們在天人之際淚流滿面嗎?

(這麼想好像有點無聊;
但是當心裡想著剛剛台上的某個完美時刻
身邊卻都是在討論誰誰誰的媽媽跟誰誰誰的媽媽怎樣怎樣
誰誰誰有沒有結婚
誰誰誰比賽得了什麼獎
誰誰誰變漂亮了

忽然會有種孤島的感覺)

2013-11-23

Heinrich Neuhaus 彈史克里亞賓與其他

最近對上個世紀兩位傳奇鋼琴大師:
李希特和吉利爾斯的老師涅高茲(Heinrich Neuhaus)很有興趣
所以就找了兩本有關他的書來看
一本是「論鋼琴演奏藝術」 另一本是已經絕版的「涅高茲談藝錄」

歐巴桑我因為熱愛八卦
所以一面看正經東西 必須一面提煉廢物
這兩本書加起來 再加上之前看的一些材料
我也在Spotify上找了他的演奏錄音來聽
真是蠻有趣味的
涅高茲這個人好像就生動了起來
儘管對我來說可能只是遙遠的想像和一瞥



在「論鋼琴演奏藝術」一書中他談了很多對於技術訓練的見解
可以發現他對於過度執迷於機械性練習甚為反感
他甚至說 同樣是鋼琴練習曲 從巴哈的平均律等 一路到了哈農跟克拉默
「我們的鋼琴教育系統是淪落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看了「談藝錄」之後 發現原來這樣的見解與他的童年有關

涅高茲的父母都是鋼琴老師
他的父親是德國移民
祖父是德國工匠(開鋼琴工廠) 祖母是荷蘭人
母親娘家姓Blumenfeld 舅舅就是有名的鋼琴家Felix Blumenfeld
外婆姓齊瑪諾夫斯基 所以那個波蘭作曲家卡爾.齊瑪諾夫斯基是他表哥
他父母在俄羅斯的一個小城伊莉莎白格勒 開了一所音樂學校
甚有名聲 也賺了不少錢
涅高茲和他的姐姐 從小就被期望要成為「鋼琴大師」
父母也花大錢送他們出國遊歷
他老年回顧 認為這種天下父母都有的幼稚虛榮心 或多或少害了他一生

由於德國式家父長權威型管理
學校裡的學生 年紀大、程度較好的都歸父親教
年紀很幼小 程度又差的 就歸母親教
儘管如此 他認為母親的音樂天賦和教學的能力都比父親好
他很吃驚母親上課時跟平時判若兩人 會暴君似的打罵學生
下了課又對學生和顏悅色
而且每當學校裡有什麼表演活動
就很明顯的看到 母親就是可以把那些沒有天份的「劣徒」整治得很像個樣子
演奏得流暢而正確 無話可說
反而他父親的學生經常在台上出醜 讓人感覺失望又羞愧

他談到自己的父親 評價是 有音樂天份可是沒有鋼琴演奏的天賦
他父親把音樂分成兩部分
一部分是需要艱苦勞動才能獲得的技術層面
一部分是不需要開發與努力培養的靈感層面
事實證明這種二分法 不會產生巨匠
只會造就了無數拙劣的演奏
在他父親眼中 征服技術無疑是鋼琴家最大的工作要點

所以他說他的父親對鋼琴對鋼琴的熱愛是「不幸的」
並且「終其一生都在頑強的彈鋼琴」
每天(!)必須要哈農、音階琶音三度六度八度、徹XX練習曲套餐式的猛練
他父親不但自己這樣練琴 還強迫學生也要這樣練

從很小的時候起 涅高茲就會被這些乾燥無味的練習聲驚醒
被迫整天忍受這種「惆悵又令人作嘔的聲響」
這種聲響像是某種烙印和象徵 象徵了他生命中全部的愚蠢、失敗與災難

甚至當他父親九十一歲過世前幾週
他還在鋼琴上看到父親手寫的一張「本週練琴進度計劃表」
涅高茲無奈的寫道:
「世界上難道還有比這更荒誕、更動人的無私奉獻精神嗎?」

一個自發性熱愛音樂的孩子在這種環境下
父母留給他的並不是珍貴的啟發與鼓勵
反而是長期的高期望與隨之而來的低評價造成的自卑感
涅高茲自評 他終其一生都受這種自卑、憂鬱和困惑糾纏
儘管他在鋼琴教學方面有盛名
他卻覺得這僅僅表示他這一生庸庸碌碌而已



涅高茲的演奏 論技術上 可以很含蓄的說「成功不必在己」
(我承認聽他彈舒曼Kreisleriana的時候有點失望)
不是說不好 而是他的學生更輝煌
但是他的演奏真的很有靈氣
雖然不是絕對精確 卻充滿魅力
而且是很有趣又很有愛
跟他的長相一樣 就是個美男子
特別是 巴哈 跟 史克里亞賓


這張有平均律第一冊後半部六首的選曲(升F大調-升g小調)
還有交響情人夢裡面很紅的莫札特雙鋼琴奏鳴曲(是個令人非常開心的演奏)


史克里亞賓被他彈得好甜美誘人

耳聽為憑:



莫札特的雙鋼琴奏鳴曲 是跟他兒子斯坦尼斯拉夫合奏的:



他兒子也是個大帥哥 但死得有點早(只活了52歲)
不過童年應該不是很快樂
這背後就有八卦了 (我想很多人大概都知道了)
就是涅高茲和齊瓦歌醫生的作者帕斯特納克是好朋友
但是他們認識不久
帕斯特納克就把涅高茲的老婆齊娜伊達.尼古拉耶夫娜給拐跑了
(他們離婚的時候 斯坦尼斯拉夫只有五歲)
奧妙的是這兩家還是維持很好的關係 經常互訪
涅高茲對帕斯特納克的作品依然推崇備至
帕斯特納克也會去涅高茲家朗讀詩文 聽客廳音樂會

帕斯特納克和齊娜伊達一同熬過史達林的大清洗
後來齊瓦歌醫生受到嚴厲批判時
齊娜伊達也未曾和丈夫劃清界線 因此受了很多苦
但是帕斯特納克還是拋棄了她
和雜誌編輯奧爾嘉.伊文斯卡亞同居
這個情婦(以及她本來就有的女兒)為了帕斯特納克兩次被捕、兩次坐牢
犧牲很大,有人說她就是拉拉的原型
不過終其一生帕斯特納克並沒有和齊娜伊達離婚

涅高茲跟齊娜伊達生的二兒子就是斯坦尼斯拉夫.涅高茲
後來也成為莫斯科音樂院的鋼琴教授
他有個很有名的兒子 也就是1986年蕭邦大賽的冠軍
斯坦尼斯拉夫.布寧(Stanislav Bunin)
布寧近20年已經淡出歐美樂壇 移居日本很久了


2013-11-16

新作業:葛利格抒情小品Op.68 No.3 在你的腳邊



這首在唱片裡聽到就還蠻喜歡的
不知為何我會想到某個祖母、火爐之類的形象
第一次上課時也在討論這個「在你的腳邊」講的會是什麼意思
是依戀?還是渴望?還是某種宗教的奉獻?
(最後沒有結論)

回家第一次練習時左手伴奏一出來我先生就在笑:
「咦這怎麼跟馬勒第五的慢板樂章那麼像?」




我承認自己對這種浪漫派的音樂語言並不熟悉
就像我之前在列夫席茲的教學影片學到的
越是聽起來不拘一格、瀟灑、彈性、抒情的音樂
背後的打底工作就越是要堅實
拍子要算得精密 彈性速度才不會亂飄一通
讀譜要仔細 才不會遺漏任何作曲家的要求 導致音樂的不合理發展
和聲要搞得很清楚 這樣才能確認什麼音該留什麼音該放
然後才能設計正確的踏板用法 發出正確的聲音
結果往往越是要冷靜才能越投入

還有好多要學啊啊啊啊

又 最近迷上Spotify 免費試用Premium帳號30天
所以 只要簡單的搜尋 就可以完成曲目不同錄音的比較
不過這個功能請慎用 因為同一首曲子一次聽十幾遍也是會吐的.....












2013-11-13

新作業:賦格初體驗 - 平均律第一冊e小調賦格 BWV855



曾有網友說我學習平均律至今(也不過才不到一年)一直只彈前奏曲不彈賦格
這叫做柿子挑軟的吃 是錯的學習方法

他的說法 我無法說是錯誤
我也知道平均律要前奏跟賦格一起演奏才完整
但是也是有程度問題 以及訓練目的問題

前奏曲有很多機械訓練是很有趣味的(就承認吧 我很勢利的比較喜歡練巴哈)
至少可以一直練習不會膩 音樂本身耐嚼
多聲部的複音音樂讓我手指獨立性甚有進步 手的筋骨關節開始有效擴張
(我剛開始學琴時只有一個八度 還很緊又不堪用
現在白鍵到白鍵的小九度 或是用拇指無名指彈八度 左右兩手都沒有什麼問題)
聽力也有改善
最重要的是 在練習其他曲目時
只要有多聲部出現的場合 我彈奏的音色層次明顯有改善
開始有裡外厚薄之分

因為受益的感覺實在太明顯
所以我真的想不出來這種有練有保庇的東西有什麼壞處
為什麼一定要吃套餐才算正規
(嗯我只是想辯解一下我練琴並沒有那麼取巧)

總之的總之 上上週結束了升C大調前奏曲
(這是一個彈過以後會發生座標偏移的曲子XD)
老師選了e小調賦格給我練
這是平均律兩冊裡唯一一首二聲部賦格

十五首二聲部創意曲很具體而微的展現怎樣用精簡的素材做出豐富的變化
第一首就是個驚人的例子
起頭兩拍上的動機 有反向 有倒影 還有倒影的反向 加上對位句的變化
實在讓人驚嘆巴哈的功力
難怪巴哈在創意曲前言非常有自信的說
….不但能從創意中得到啟示、激發靈感,更能適當的發揮這些靈感。
最終的目的是要學會「如歌的演奏」,並且預嚐作曲的樂趣。

二聲部因為不能構成三和弦
所以只能用三度和六度關係以及經過音去補足/暗示和聲走向
而賦格的五度答題手法還是要到三聲部創意曲才明確起來
除了二聲部創意曲外 純二聲部的作品 巴哈寫得並不多
練習曲集第三卷裡收錄四首Duette 像是特大號加飯加辣版的Inventions

另外 創意曲的素材普遍比較單純
而平均律賦格因為規模比較大 主題通常不只一個
從這裡又隱隱可以聞到將來的奏鳴曲式的味道
但我不認為賦格可以叫做曲式(Form)而是一種寫作的手法(勉強說是 structure或是texture)
因為後來很多作曲家也會自由運用這種手法 但未必有完整展開

e小調賦格本身非常精彩
因為它包含兩個不穩定因素:半音階、六度結尾
所以當主題被半音階驅趕下行
最後搖搖欲墜結束在六度上行時 一口氣還吊在那裡
你只能期待他像瑪莉兄弟一樣向前衝 趕快跳到下個雲或是磚塊上
所以巴哈就「轉個調來 再來一次!」
整首從頭到尾竟然轉調19次之多
最高潮的地方莫過於第19和第38小節
本來輪唱的下行音階忽然重合
好像兩台車子在山路奔馳追逐(頭文字D?)
突然兩車非常靠近不分軒輊 那樣的緊張感 十分刺激

說了那麼多 還是聽音樂實在
這是德國鋼琴大師Wilhelm Kempff的演奏:



這首的前奏曲也很有故事
它的原型是巴哈為他大兒子寫的鍵盤小曲中的小前奏曲
只是沒有左手的旋律 也沒有右手上聲部像詠嘆調一樣的裝飾性旋律
而且它很特別 有兩段極端不同的速度記號
(兩卷平均律中有這種結構的非常少
除了這一首 只有第一冊的c小調、降E大調 第二冊的升C大調)
最後結尾的Presto部分
是從原先看似配角左手的旋律發展而來的
這麼搶戲的左手的確是不甘寂寞
後來還真的有人幫它翻身惹!
二十世紀初的俄國鋼琴家Alexander Siloti 就把這首前奏曲改編成超浪漫的b小調版本
把左手旋律拉成右手 終於揚眉吐氣
(而且被他一改變得很好欺負)
很多鋼琴家愛彈這首 來看Sokolov的巴黎音樂會實況